今日是:
网站地图 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行业动态

学校被要求制作花灯 学生领任务广告公司代劳

作者:上海广告公司 来源:未知 日期:2014-2-11 16:25:41 人气: 标签:

  据了解,今年放寒假前,柳州市的中小学及幼儿园根据有关部门的要求,就给学生布置了制作花灯参加马年新春元宵灯展的任务。就此,近日柳州市城中区一名政协委员提出,由于花灯制作难度太大,要求太高(高1米以上),家长都难以胜任,何况是孩子,所以她希望教育系统取消派给孩子制作花灯的“任务”。而教育部门却认为,制作花灯的过程是次很好的实践活动,如今的家长都越俎代庖,让花灯制作失去了意义。元宵佳节,赏花灯猜灯谜是传统民间习俗,那么,花灯到底应该由谁来制作?

  政协委员 建议取消花灯制作要求
  每年元宵佳节,柳州市各所学校各个班级就要忙碌起来,家长学生齐上阵,一起制作花灯。柳州市众维律师事务所律师朱宁是城中区的政协委员,作为一名学生家长,她了解到,很多花灯都是由家长代劳来完成的,完全违背了教育的初衷,为此她向政府递交了《关于取消教育系统每年“元宵节”要求学校每班制作“花灯”参加灯展的建议》。
  朱说,每年春节前,教育系统均会为当年的元宵节花灯展向全市小学发出通知,要求各学校各班级制作符合要求(高1米以上)的花灯参加全市的花灯展。学校为完成该项任务,向各年级各班级布置制作花灯的任务,对于小学生来说,凭借自身的能力,是不可能制作符合要求的花灯的,于是,该项任务便落在学生家长的头上。
  朱介绍,今年她女儿所在的班级也要做花灯,很多家长怕麻烦,提议利用班会费请广告公司来制作,但她认为这样有悖做花灯的初衷,于是提出反对意见。随后,她和几名家长花了整整一天的时间将花灯制作完成。
  朱了解到,很多家长都在纠结花灯到底是由广告公司还是家长来制作。原来不少家长普遍不具备制作花灯的技能,便花钱请人制作来完成学生的任务。一个花灯的费用从1200元到2000元以上不等,无形中增加了学生的负担不说,花钱制作花灯参展,对孩子们来说没有任何意义,且这种从上至下的摊派行为,还对孩子们造成了非常不好的影响。
  教育部门 如此建议太偏激
  柳州市教育局副局长杨喆是今年“龙城元宵灯会”展示比赛活动领导小组成员,她认为,的确如同朱宁所说的那样,不少花灯是由家长或广告公司来制作的,但是就此不让孩子参与制作花灯,过于偏激了。
  杨认为,从教育的角度来说,孩子通过做花灯,一方面可了解传统民俗,经过动手,让图纸上的花灯变成现实,从中体会到成功的喜悦;另一方面,制作花灯过程中,如果孩子和家长能够一起携手完成,更能进一步增强亲子关系。但是,现在的家长都剥夺了孩子自己动手的权利,不妥。
  杨说,现在很多家长都抱怨孩子的动手能力差,其实,做花灯就是一次很好的社会实践活动,但是家长们往往越俎代庖,把原本该让孩子做的工作全包揽了。教育不仅仅是教育部门的责任,也是家长的责任。现在很多家长都过于关注学生的成绩,对于像制作花灯这样的实践活动则认为是一种“麻烦”。其实,孩子就是通过一次次实践活动认识社会的,家长们应该放手让孩子来制作,或许剪刀会划伤孩子的手,或许孩子偶尔会遇到难题,但越是这样,孩子才能学会如何解决难题,慢慢成长。在杨看来,“放手让孩子成长”,这是(要求各学校各班级)制作花灯的主要目的。
  记者调查 高大上花灯为难家长
  关于制作花灯,很多家长都有意见。市民龙女士称,从孩子上幼儿园小班开始,每到元宵节,幼儿园就要求各班级都制作一盏花灯,如今孩子上到学前班,她已连续4年为孩子制作了花灯,每次都感到费心费力。
  在龙看来,四五岁的孩子,连剪刀都拿不好,怎么去做花灯?这种活自然落在家长的头上。龙说,一开始还有家长做,但很快就全由家长自己动手或请广告公司代劳。
  市民何先生对于花灯制作记忆深刻,两年前,儿子所在学校要求做花灯,因为第一次做,父子俩决定废物利用,将月饼盒挖空,安上蜡烛。在烛光映射下,月饼盒上的花纹和镂空处相呼应,体现了中国文化特有的色彩美。但当儿子将作品交给老师时,老师认为不合格,打回重新做。老师要求,花灯必须1米高,且能动能亮,用月饼盒制作的花灯显然太小了。
  市场效应 广告公司解难题
  花灯被家长“包办”之后,由于没有太多的时间、精力以及经验,很多家长只好去找广告公司代劳。昨日,记者来到某家长推荐的一家位于柳邕路的广告公司,发现要做一个大型花灯,价格不菲。
  “1米高的,能亮能动的,1000元。”广告公司工作人员开价,随后,她打开电脑,让记者看看今年花灯可选的款式。由于记者去得晚,离花灯展的时间还有几天,工作人员表示太复杂的也做不出来,只有传统的大灯笼型和今年大热的探月器两种花灯供选择。该工作人员说,如果是做1米来高的,价位在1000元;如做1.5米或是2米的,要三四千元。当天,她给记者展示了一个已被定制的花灯,算下来的费用高达7000元。据介绍,每年该广告公司能接10来单制作花灯的活。
  记者了解到,有的广告公司开价更高。
  专家建议 花灯制作应把握好度
  陈铁生不仅是柳州市的民俗专家,还是柳州市多届花灯展的评委。在他看来,柳州市的元宵花灯展搞了10多年,已逐渐成为一个城市的品牌,这样一个群众性的传统项目,不仅给人们营造了过节氛围,又是一种群众喜闻乐见的可以共同参与的形式,应该想办法把它办得更好。
  陈说,在历年的花灯展中,主要是以企业、学校参与为主,企业可借助花灯来展示形象,因此还是比较有兴趣的。但是,学校方面,如果以行政命令的方式,压着孩子做,家长就会有意见。毕竟,孩子的能力有大有小,不能一概而论。
  对于孩子是否该参与做花灯,怎么做?陈认为,还是要把握好度。让学生参与,主要是锻炼他们的思维(想点子、想创意)以及动手能力,这是有好处的。但是如果以行政命令的方式,“摊派”到人头上,甚至还要求做出的花灯得“高大上”,忽视了孩子的能力,反而转嫁到家长身上,且需要花费太多费用、精力来弄,就违背了大家的意愿。
  陈认为,花灯展作为柳州的一项传统,在孩子是否应参与制作上,“禁”与“不禁”都是太极端了,还是大家一起探讨的好。
  家长建议 应取消硬性要求
  市民李先生的孩子今年12岁,他就接到过学校关于做花灯的“摊派”。他认为,学校的初衷是锻炼孩子的动手能力,这没错,但学校应做好这方面能力的培训。且什么阶段的孩子就做什么阶段的花灯,比如对于那些还没学到电路的低年级学生,就不应强求他们去做一些带电路的、能动的大型花灯等等。
  那么如何掌握好这个度呢?柳州市一所自治区示范学校校长认为,作为社会实践,做花灯能增强亲子关系,但是只要定有任务,就让花灯变味道了,如果让花灯真正回归,就不要进行评比,不要定规格,孩子和家长可以采取自愿的方式,让孩子们自由发挥,这样才能发挥孩子的潜能。这位校长认为,花灯制作政府应该是主角,主要花灯由政府和企业来制作,而学生的花灯属于配角,学生只是尽其所能完成花灯就好了,不应有硬性的要求。
  而提出取消花灯制作的政协委员朱宁也表示,制作花灯应该以自愿为原则,以个人或者孩子们自己能够制作的标准来制作花灯,而不是为了完成上级布置的任务为目的。别让制作花灯成为一种负担和任务,才能让学生和家长体会到花灯的美丽。

579ee最新地址